走过漫长复出之路 汤神汤普森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

勇士射手汤普森(Klay Thompson)一直是个很特殊的人,和那些NBA亿万巨星不大一样。

汤普森在勇士队最好的朋友是现在任职制服组的帕楚里亚(Zaza Pachulia),两个人都有与众不同的幽默感和好强心。在帕楚里亚的办公室中有一副表框的剪报,内容物是帕楚里亚唯一一场得分比汤普森高的证据。

这发生在2017年季后赛轮,勇士对爵士队的战,那是汤普森全季得分最低的一场比赛,只拿6分而已,而杀手帕楚里亚得到7分。在隔天练习时,渣哥把这礼物送给汤普森,Klay说:“不好笑,我要把它拿去烧了。”帕楚里亚赶快把这剪报抢救回来。

“你和某些人就是特别投缘,我的个性和他的个性都很好笑,我会欺负他,他也会欺负我,我们会一直开玩笑。”帕楚里亚说:“我认识他爸妈,他的兄弟们。我们会这么投缘的因素很多,但最主要的是他的个性,他就是这么好相处。”

汤普森和勇士队的中锋们关系都很好,有点像是美式足球中四分卫和进攻锋线的版本。他的打法要靠这些大个子帮他挡出空档,帮他做苦工。澳洲中锋博古特(Andrew Bogut)在2015年帮助水花兄弟拿到生涯个冠军,他也称赞汤普森是个有趣的人。

在和运动家网站湾区资深记者川上提姆的电话访谈中,博古特说了一个在2016年奥运期间发生的故事。

“我们住在选手村,而美国队牌子太大,不能住选手村,他们好像是弄了个邮轮还是什么的吧。我们有天练习完后,回到选手村,我们从巴士上下车,准备回去房间,我突然看到Klay,穿着美国队的制服,戴着耳机在闲晃。我问他,‘Klay,你在这里干嘛?’结果他说,‘没有,我只是想看看选手村长什么样子。’

他就这样一个人跑来,没有其他球员,甚至连保安人员都没跟。然后他问我要去哪,我说我们要回澳洲队总部,他就问他能不能跟着去,我说当然好。

他跟着我回去,有几个澳洲球员是他认识的,像贝恩斯(Aron Baynes)和摩腾(Brock Motum),他待了两三个小时后,我以为他闪人了,我就下楼去吃晚餐,没想到我居然看到他在和一个澳洲体操队的成员在打乒乓球。很扯吧。”

另外帕楚里亚和韦斯特(David West,生涯最后两年在勇士拿下两次冠军)都说他们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就是汤普森得60分那场比赛。

韦斯特说:“前一天的练习Klay睡过头没到,这是我在勇士期间次看到这种事发生。他是那么可靠的人,大家当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结果那场比赛赛前他超安静,比以往更安静好几倍,然后,然后他就起飞了。我从来没看过有人是用这种方式来反弹的。”

帕楚里亚也说他不记得在他勇士球员时期,有其他的老将曾经练习缺席过,但汤普森隔天用三节就砍60分的方法来表态,“我们都跟他讲,你以后不要再来练球了啦。听起来好像没什么,但对我们这些很了解他的人来说,这就非常Klay啊!”

就是这种熊熊燃烧的竞争之火,让汤普森在2019年决赛第六战撕裂左膝ACL后,还要冲回场完成罚球。也是这股火焰,让他在2020年回归前夕,弄断阿基里斯腱后,继续支撑完漫长严酷的复健之路。

在这年的选秀会,勇士队手握第2顺位好签(那年他们是7季来次没打进季后赛),加上汤普森在一年的休养之后,终于准备回归,一切迹象都显示勇士只会走低一季,马上就要回弹了。

选秀战情室中气氛十分乐观,直到总经理迈尔斯(Bob Myers)接到一通电话。当时也在战情室的帕楚里亚回忆说,迈尔斯的电话一直响不停,很多队的GM都打来询问交易的可能性。迈尔斯的神色一派轻松,直到某一通电话。“你可以看到他脸上表情马上垮下来。”

迈尔斯走出房间去听电话,突然间战情室里的人都知道有大事发生了,原本欢乐的气氛瞬间冷冻。几分钟后,迈尔斯回到阵营中,向大家宣布坏消息,“Klay在洛杉矶打街头篮球时,阿基里斯腱断了。”渣哥说,就像一个满心期待要放气球的小朋友,在接完电话后,气球就被戳破了。

迈尔斯马上向球队老板报告这噩耗,然后打给库里。帕楚里亚说,扩音电话的那头,库里几乎是一片死寂地听完迈尔斯的话。阿基里斯腱是运动员的死穴,很多人在受了此伤之后,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速度、敏捷和爆发性。

根据美国运动医学骨科学刊的研究,从1970年到2019年间,共有47位NBA球员撕裂过阿基里斯腱,在回归的年,他们的绩效会下滑20至40趴,而在伤后,这些球员只剩下80到85%的功力。在受伤后,他们的NBA寿命只剩下平均2.8季。

汤普森自己也说,2020是他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年。经过一整年枯燥的ACL复健后,他又要面对另一个更不可测的伤势。

帕楚里亚对汤普森的心理创伤有个比方,就是‘鸡笼症候群’—一只鸡被关在笼子里一年半后,等它被放出来后,它会马上回到笼内,因为在那边它才有安全感。“Klay就像被关在‘不能打球’的笼子里,他不能打篮球,篮球之门对他关起来了。你该怎么办?不知道。搞清楚的过程中,是很黑暗的。”

汤普森的父亲Mychal来自巴哈马,他小时候跟父亲回乡省亲时,就迷上了美丽的大海。在这艰辛的两年,Klay买了一艘游艇,拿来当成他去大通中心的通勤工具,也作为他远离创痛的避风港。他在游艇上拍摄的影片,让他已经成为知名网红,尤其那顶船长帽,更已经成为他的注册商标。

在Klay回归前几天,帕楚里亚深夜走在勇士队的训练基地,他听到有投篮的声音。他本来以为是哪个新人在团队练完后,自己留下来续练。好奇的帕楚里亚想去看看到底是谁,结果赫然发现,是汤普森,他一个人穿着全副球衣,在夜晚自行练投。

“这就是他,已经是天王巨星了,还是这么好强。”最后穿着西装的帕楚里亚站到篮下帮他的好友捡球,直到深夜。

水花兄弟重新合体的战,已经成为勇士队史上名场面之一,目前汤普森虽然还有每场22分钟的上场时间限制,但已经越打越好,在第5战对上活塞队时,命中率已经逼近5成,也首度得分超过20大关。距离那个只用29分钟就能得到60分的汤普森也许还差很远,但起码这位史上最强的定点射手已经回来球场,走过死荫幽谷,度过人生的巨浪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