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5年四位元帅夫人被授军衔谁的军衔最高?其他夫人呢?

,国务院礼堂热闹非凡,大厅内聚满了穿着军装的将官,粟裕、陈赓等开国元勋齐聚一堂,放声谈笑。在典礼局局长余心清宣布授衔典礼正式开始后,会场一下肃静了起来。

当国歌演奏完毕后,国务院秘书长站了起来,宣读了总理授予将官军衔的命令!在一片掌声中,周总理起身将大将军衔命令状依次颁给了粟裕、黄克诚等将军,共和国首次授衔活动正式开始。直到10月11日,各大军区全部完成了授衔仪式。

这次大授衔元帅和将官共计1052人,校官3.2万余人,尉官49.8万余人,准尉11.3万余人。而这数十万的军衔位置中,女军人仅占不到5000人,其中十大元帅们的夫人,也只有四位被授衔。

革命过程中,女军人们的贡献也不小,甚至不少巾帼英雄的功绩大大超过男军人,可为什么大授衔时男女比例差距这么大?当时四位被授衔的元帅夫人又都是谁?她们都被授予什么军衔?其他元帅夫人都是什么情况呢?

1950年朝鲜战争打响,百万中国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。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,我军用无畏牺牲的钢铁精神对抗美国的先进武器,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。通过这场战争,我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国际地位大大提高。

但回看整场战争,我们打得并不完美,存在不少问题加重了军队伤亡。其中因为没有军衔,部队间的协同调度能力很差,联合作战经常出现级别不明、职权不清的矛盾,大大影响战斗力。另外,在中美停战谈判期间,虽然两方谈判人员职务相差不大,但我方没有军衔,很不利于外交身份上的对等。

因此综合各方面原因,1955年2月8日,人大常委会通过《中国人民军官服役条例》,我国正式确定军衔制度及其标准。9月,全军实行军衔制。其中有四位元帅夫人被授衔,她们都是谁呢?

第一位是贺龙元帅的妻子薛明。1936年,思想进步、年仅20岁的薛明加入我党,担任地下交通员。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后,她参加了抗日请愿团,一路南下宣传抗日工作。1938年,已经积累了丰富抗战经验的薛明来到延安学习,在这里她遇到了自己的爱情。当时贺老总42岁,打过反“围剿”,参加过长征,已经是名声响彻大西北的司令员。

偶然的情况下,他遇到了当时年仅22岁的薛明,只一面,贺老总便认定了这个人。没有丝毫犹豫,贺老总主动发起了追求攻势。两人有很多共同话题,薛明对贺老总也很是仰慕,最终在组织的帮助下走到一起。

结婚后,薛明成为了贺老总的专职秘书,随着这位沙场战将在抗日战场上东奔西走,协助贺老总处理了诸多文电工作。解放战争时期,贺老总主要负责主持大后方的工作,工作繁琐,压力十分大。薛明也身挑重担,担任陕甘宁晋联防司令部政治处主任和司令部机关党委副书记。

建国前夕,贺老总领兵进军大西南。解放大西南后,他便扎根于此,开始清剿当地土匪,分配土地,以稳定局面。而薛明则带着孩子全程陪同,并担任西南地区的妇联常委、福利部长,配合贺老总联动群众,更快的稳固了当前局势。

1952年,贺老总重返北京担任要职,薛明也被调到北京出任宣传部处长一职。1955年大授衔,考虑到薛明的突出贡献,组织最终授予她中校军衔。2011年,96岁的薛明病逝于北京,是十大元帅夫人中最后一位去世的。从抗战时期的延安到改革开放后的中国,她见证了新中国的崛起!

第二位是元帅的夫人汪荣华。1931年,14岁的汪荣华便加入了红军队伍,在诸多革命任务的磨练下,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红军战士。1935年初,18岁的她已经身兼要职,成为四川邮政局副局长。

同年6月,穿过雪山草原,红一、红四方面军成功在懋功会师。为了迎接刚刚历经生死的部队,党中央派出代表团慰问,在这里汪荣华第一次见到了戴着眼镜的。当从身边人口中得知他的名字后,汪荣华再也难以忘记这副面孔。

不久后,汪荣华被调到参谋部4局工作,加入长征队伍一同北上。这段艰难的旅程并没有吓倒汪荣华,她不仅担任宣传、救护工作,甚至战斗时也经常冲在第一线,历经过无数生死。

也就是这段长征路,和汪荣华互相扶持,越走越近。1936年,在红二、红四方面军会师后,两人正式成婚,约定一同走完接下来的革命道路。1938年,刚从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汪荣华,便被分配到中央保卫部工作,不久后随着队伍奔赴前线,担任教员、指导员、党支部书记等职位,资历十分的丰富。

建国后,汪荣华跟随扎根大西南,担任西南局干部子弟学校教员,一直默默的为祖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1955年,这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被授予了上校军衔。

1960年,汪荣华担任秘书,开始了对丈夫工作以及生活的全方位照顾。元帅去世后,她便深居简出,直到2008年,91岁的汪奶奶因病去世,走完了她艰苦而又摧残的一生。

第三位是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。1930年,16岁的林月琴便加入红军担任宣传员。这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能力非同一般,无论什么困难在她这都不是问题,很快她便成了队伍中的领头人物。可就在她干劲十足时,她的父亲却因为张国焘的“左”倾路线被抓了起来,含冤而死。她也因此受到牵连,被遣散回家。

可年少坚强的林月琴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追求,很快她又追上红军帮忙干活,最终领导们也被打动,允许她加入队伍。而凭借自己出色的能力,在进入队伍不久后,她便成为工兵营营长,管理四五百名女同志,负责后勤相关的食物。

1934年,在军队的逼迫下,我军万里长征开始了。这段路程对于工兵营的女战士来说格外的艰难,她们不仅肩负着运输任务,每天还要在大部队之前出发,提前解决粮食问题,闲暇时光还要给战士们做衣服。可以说没了她们的无私付出,长征路途艰险程度将会再提高三分!

1937年,23岁的林月琴进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,在同学兼老乡刘桂兰的牵线岁的罗荣桓逐渐熟识。之后在其他同志的撮合下,两人确定了关系。5月,罗荣桓找人从西安捎来半袋子面粉,做了一大锅面条当作喜宴,在革命同志的祝福声中,两人完成了婚礼。

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罗元帅一直忙于前线战事,林月琴也不甘示弱,将刚生下的孩子寄养到老乡家里,便前往敌后担任西安机要处秘书、党支部书记。很快她又被调往前线辅助罗帅工作,一直到解放战争时,身经百战,成绩突出的林月琴被分配担任东北野战军组织部副部长。

不过在罗帅的建议下,林月琴并未出任副部长一职,而是办了所学校,开始为国家培养人才。建国后,林月琴跟随罗帅来到北京,面对干部处的工作安排,她再次拒绝,又在北京办了所学校,收留了不少因抗美援朝独自留守在北京的孩子。

1955年,林月琴被授予大校军衔,她是元帅夫人中军衔最高的一个,也是当年仅有的两个女大校之一。2003年,90岁高龄的林月琴病逝于北京,她的一生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党!

第四位是元帅的妻子叶群。1936年,16岁的叶群在天津师范学院上学期间成功入党。第二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北平天津很快落入日本人手中,叶群一路辗转来到了我党的中心延安。1942年,在苏联治病的回到延安,在这里他结识了叶群。一个是年少成名,百战百胜的战场将军,一个是学识渊博,气质出众的知识青年,两个优秀的人走到一起相互吸引,没多久他们便确定了关系,结为革命伴侣。

解放战争时期,叶群跟随来到东北,在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做一些文职工作。解放后,叶群从事教育工作,先是担任教育部普教司副司长,后又担任上海教育局副局长等职务。1955年,叶群被授予中校军衔,成为仅有的四个身兼军衔的元帅夫人之一。

其实十大元帅夫人还有着功劳卓著的巾帼英雄,比如朱德元帅的夫人康克清,便是位老红军,彭德怀元帅的夫人浦安修,也是做过不少贡献的女军人,她们为什么都没有军衔?军中女性获得军衔的人为什么这么少呢?

当时我国的外交政策是一边倒向苏联阵营,在确立军衔制度时,难免会受到苏联 的影响。当时苏联军队少尉军衔以上的女军官20多人,最高军衔只是中校。苏联顾问卡苏林提出参考苏军体系的意见:对中国女军人授衔条件及人数严格限制,留在军队工作的人也要与男性要求一样,能随时奉令调动,否则不授予军衔。以此精兵简政,达到战后尽快恢复的效果。

我军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1952年会议后决定,当时全国11万女军人,将陆续转业其中10万人,裁剪人数高达90.9%。这个政策大大影响了三年后授衔的总体情况和范围。

1953年,国家总政治部发布了《关于今后部队妇女同志工作问题解释要点》,就女兵问题给出了详细处理意见。在执行新编制后,适应于军队的女同志仍留部队,不适应的将有计划有步骤的转业工作或学习。如果无法转业就学,则将会按照复员或家属待遇对待。

1955年,为尽快落实女兵转业复员进度,国防部发布了《关于处理和留用妇女工作人员的决定》,其中“处理”二字便显得十分强硬。而为了加快进度,部队甚至用出了“停发薪资”的手段。因为这份文件是由担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元帅签发的,所以诸多转业复员的女兵对彭老总是身怀怨念的。

不过做出这样的决定,国家也实属无奈。当时我国刚刚结束战乱,可以说是一贫如洗,正是百废待兴之际。如若不尽快军制改革,精简军队,国家财政很难支持。更严重的是,要不了多少年,军队数量可能会翻一倍甚至数倍,形成冗兵现象。我们国家很可能会被拖垮,甚至危及整个国家的安全。其中针对女兵的处理便是很重要的一块,裁减女兵势在必行。

为了做出表率,朱老总的夫人康克清、彭老总的夫人浦安修、乃至周总理的夫人,这些资历丰厚、功勋卓著的首长夫人,全都率先离开了部队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才出现了女性军衔获得者极少的现象,元帅夫人们也只有四人获得了校级军衔。

1955年授勋仪式前,伟人曾讲过这样一段话:参与到地方工作的干部都不适合授衔。一个牌牌的得失,并不能影响党和干部的工作建设热情。全军整体思路就是这样的,女军人减少授衔属于情理中的事。

虽然十分残忍,不过相信当年大部分女军人都是支持国家决定的。经历过长征,参加过八年抗战,四年解放战争以及三年朝鲜战争,她们几乎人人都有立功表现,但为了国家的发展,她们只能放弃自己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功勋。可以说,今天祖国的强大有她们的功劳,我们不应该忘掉她们,致敬共和国伟大的女战士们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